<xmp id="askgo"><menu id="askgo"></menu><nav id="askgo"></nav>
<nav id="askgo"></nav>
  • <dd id="askgo"></dd>
    中國數據存儲服務平臺

    惠普跳入Nutanix和思科的超融合系統戰圈

    本月惠普計劃推出超融合系統新產品進入到這個快速發展但也異常擁擠的市場中。

    惠普CEO Meg Whitman于本周四惠普季度財報電話會議期間透露了有關該產品信息。她瞄向了該市場的先鋒初創公司之一,Nutanix。

    “這個月末,我們會推出一款基于Proliant虛擬服務器的新型,能夠改變市場的超融合產品,” Whitman稱。“我們新的解決方案能在幾分鐘內安裝,向客戶提供一個操作簡單,支持移動設備的極好用戶體驗,以及自動化IT操作——總成本比Nutanix要低20%。”

    超融合系統在單一產品中結合存儲,計算和網絡功能,常常作為一個設備進行銷售。顧名思義,它們是一個具有更緊密耦合組件的融合系統的演化。

    融合系統,如VCE的Vblock,趨向于做大企業中更高端的產品,針對特殊工作負載進行定制。超融合系統則受到中型企業青睞,傾向于成本更少還有使用更少定制。

    IDC公司表示它們運行虛擬桌面很受歡迎,不過已經擴展到支持其它工作負載。IDC公司預計至2019年,超融合市場每年增長60%,銷售營收達到近40億美元。

    這也難怪惠普想立馬“下水”了,不過發現大魚的不只這一家,單在本周,思科就表示要和Springpath共同推出一款產品——HyperFlex設備,分超融合市場一杯羹,以期達到再次試水存儲市場的目的。

    至于Nutanix,似乎在享受所有人的目光。其實早在思科與Springpath合作進擊超融合市場時,Nutanix CMO Howard Ting就放話稱,“思科的加入并不意外,因為它們是最后一個完全擁抱HCI的服務器供應商??蒒utanix不僅構建了領先行業的HCI產品,還有一個成熟的企業云包括集成虛擬化,豐富的自動化,應用移動性及本地安全。時間會證明Springpath和它未經證實的技術是否能再現一個EMC和VMware。”另外,Nutanix還有人指出,思科進入新市場出師不利是有記錄的。

    而思科CEO Robbins對于Nutanix的回應相當坦然——選擇Springpath之前我們對其進行了歷時3個月的壓力測試,結果令人相當滿意。至于出師不利的回應,則是順帶調侃了一把惠普——這讓我想起打算進入UCS服務器業務時,某人曾稱,“我們的差距是大概一年之后,思科會退出服務器業務,之后我們將贏得巨大的網絡市場份額。”

    順帶一提,據惠普稱,它的營收為127億美元,比去年下降3%,同時利潤下掉50%至2.67億美元。利潤下降主要是由于拆分成本。

    評論

    我們現在有一家大勢頭的超融合初創公司——Nutanix——再加上三家主流供應商——思科,EMC和惠普。還有聯想,DataCore軟件,另外還有純軟件HCIA供應商如Atlantis 和Maxta,看來HCIA真的是要走上人生巔峰了。

    有一個可能性就是主流供應商均能發展,與Nutanix比肩,DataCore還有它的并行I/O技術加持,而純軟件廠商地位則可能受到威脅。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存儲在線 » 惠普跳入Nutanix和思科的超融合系統戰圈
    分享到: 更多 (0)
    朋友人妻好紧好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俄罗斯高清XXXXXX极品
    <xmp id="askgo"><menu id="askgo"></menu><nav id="askgo"></nav>
    <nav id="askgo"></nav>
  • <dd id="askgo"></dd>